返回 前進
鼠金商主即愚路是。我于往日說少因緣。言及死鼠。遂令因此得大富盛。今時因我說少教授。便自策勵斷諸煩惱生死岸。成勝妙果永證涅槃。。
我還債后方隨母教。母告子曰。非汝祖父先有債息。因何今日云還債耶。答曰我自知有。即以四寶造鼠四枚。復以銀槃盛滿金粟。上置四鼠詣父知識商主之家。時彼商主共諸人眾論及鼠金。諸君知不。鼠金商主有大福德。若執瓦石盡成金寶。(查看)
作是語時。守門之人告商主曰。鼠金商主來在門外。報言喚入無宜見遮。門人引入。即以寶鼠金槃前奉商主白言。此是本鼠此是利直。商主告曰。我不曾憶與汝錢財。何故今時云酬本利。答曰我為憶之。便以往日棄鼠因緣具報商主。(查看)
商主問言。汝是誰子。答云是某長者之子。商主曰。汝即是我知識之子。我宜與汝。豈汝酬還。汝父去日以多少物置在我處。尚未相還。即以長女許彼為妻。瓔珞嚴身送至其宅。世尊告曰。汝等苾芻勿生異念。往時商主即我身是。(查看)
鼠金商主即愚路是。我于往日說少因緣。言及死鼠。遂令因此得大富盛。今時因我說少教授。便自策勵斷諸煩惱出生死岸。成勝妙果永證涅槃。(查看)
爾時具壽愚路于善說法律中出家得果已。王舍城中有大醫王。名侍縛迦。聞佛世尊與具壽愚路至愚至鈍而為出家。便作是念。若佛世尊來至此者。我當請佛及苾芻僧伽。唯除愚路不在請限。爾時世尊為欲化度諸有情故。從室羅伐漸漸游行。(查看)
至王舍城住羯闌鐸迦竹林園中。時侍縛迦聞佛來至在竹林園。往詣佛所禮佛足已卻坐一面。佛為說法要示教利喜。既聞法已從座而起。偏袒右肩右膝著地。合掌恭敬白佛言。世尊唯愿世尊及苾芻僧伽。明日就舍受我微供。世尊默然而受。(查看)
時侍縛迦親睹世尊威德嚴重。不敢對面云除愚路。禮佛而退。往阿難陀所致敬白言。大德我于明日請佛及僧欲設微供。佛德尊重不敢親對云除愚路。時阿難陀報侍縛迦曰。隨王子心令福增長。時彼王子禮足而去。時阿難陀王子去后往愚路所報言。(查看)
具壽仁今當知。侍縛迦王子明日請佛及僧就舍受食。唯除具壽一人。是時愚路聞斯語已報阿難陀曰。隨王子心令福增長。時彼王子即于其夜備辦種種上妙飲食。至旦敷設安置水盆。遣使白佛。今食已辦。唯愿知時。爾時世尊。于日初分著衣持缽。(查看)
大眾隨行唯除愚路詣王子家。到已觀水無蟲洗足就座而坐。(查看)
佛告阿難陀曰。愚路坐處應可為留。時阿難陀奉教留處。是時王子手執金瓶。盛滿清水從上欲行。爾時世尊不肯為受。侍縛迦白佛言。世尊何不受水。佛言。王子苾芻僧伽猶未普集。王子白佛。誰未到來。佛言。愚路苾芻尚猶未至。(查看)
王子白佛。我不請彼。佛言。王子豈汝不以佛為首普請僧眾。白言世尊普請大眾。佛言。王子豈彼愚路在眾外耶。王子曰。不在眾外。佛言。若如是者應可往喚。侍縛迦便作是念。我敬佛故令人往喚。不能尊重施其飲食。便命使者曰。(查看)
汝今可往竹林中喚具壽愚路。是時愚路于竹林中知王子意。遂化作千二百五十苾芻。皆如愚路形容不殊。使者至寺喚具壽愚路。具壽愚路時諸苾芻一時咸應使者。不知誰是愚路。便即歸還報王子曰。于竹林內滿中苾芻。我實不知誰是愚路。(查看)
佛告使者曰。汝往寺中作如是語。是真愚路當可出來。使者尋去到竹林中。喚言是真愚路當可出來。是時愚路以神通力詣彼留處。就座而坐。時侍縛迦見其來已。供佛及僧次第行食。至愚路所不為殷重。雖復授與無信敬心。世尊便念。(查看)
首頁 | 佛經詞頻 | 共修 | 佛歷 | 留言 | 護持贊助
常颂经典心經 金剛經 阿彌陀經 無量壽經 藥師經 地藏經 普賢行愿品
搜佛說手機APP下載 -- 學習、深入經藏必備工具
無上甚深微妙法,百千萬劫難遭遇,我今見聞得受持,愿解如來真實義。
眾生無邊誓愿度,煩惱無盡誓愿斷,法門無量誓愿學,佛道無上誓愿成。
愿以此功德,回向十方三世一切眾生,愿眾生智慧如海,皆發菩提心,同成佛道。
返回頂部